來源:齊魯網作者:我來說說複製鏈接2014-10-13 22:59:10 [提要]在濰坊安丘,養殖水貂已經有多年的歷史,也是許多農村家庭每年唯一的經濟來源。每年的秋天,是養貂戶辛苦一年後收穫的季節。然而這個時候,安丘的幾家養貂戶卻面對著成片死亡的水貂欲哭無淚。

  濰坊安丘千隻水貂一夜死亡,無人負責養殖戶損失慘重。(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濰坊安丘千隻水貂一夜死亡,無人負責養殖戶損失慘重。(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濰坊安丘千隻水貂一夜死亡,無人負責養殖戶損失慘重。(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齊魯網10月13日訊 在濰坊安丘,養殖水貂已經有多年的歷史,也是許多農村家庭每年唯一的經濟來源。每年的秋天,是養貂戶辛苦一年後收穫的季節。然而這個時候,安丘的幾家養貂戶卻面對著成片死亡的水貂欲哭無淚。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公共頻道《真相力量》報道,安丘市興安街道前七里溝村養貂戶劉文昌介紹說,“頭天喂上的藥,到第二天下午三點就開始死亡,當天晚上就死亡了在六百左右啊,又陸續的死亡,到現在得死亡了八百隻貂了,你看這籠子這不都空著,大部分都空著。”
  貸款養貂渴望發家致富 未曾想一夜死亡
  劉文昌是濰坊安丘市興安街道前七里溝村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民。兩年前,聽說養貂能發家致富,於是就貸款修建了眼前這個養殖場。可誰曾想剛,水貂剛養了兩年還沒來得及看到收成,貂卻一夜之間死亡了。
  記者在劉文昌的養貂區內看到,貂籠子里大部分空空如也,僅存的幾個有活貂的籠子,裡邊的水貂也是無精打采。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水貂一夜之間大面積死亡呢?劉文昌的妻子向記者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景。
  水貂大量死亡原因疑似藥物中毒
  劉文昌的妻子告訴記者,“水貂九月份容易出現肺炎癥狀,我就去諸城拿著貂化驗,解剖化驗後,醫生給我配藥,我就拿回來喂,按照他那個劑量,喂一包半,我就投上了,喂上了一頓,頭天下午喂上的,第二天接著出現大片死亡。”劉文昌的妻子說,為了預防肺炎,她曾專門帶著因肺炎死亡的水貂來到了諸城市毛皮動物研究所。工作人員解剖後,開具了預防和治療水貂肺炎的針對性藥物。
  劉文昌的女兒說,“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開的藥,當時他是說五包藥喂三天,一天喂一包半,我們拿來之後,就只喂了一頓,喂了一包半,結果病沒止住,貂第二天就死了六百多只,到第三天的時候就死了七八百隻。”
  回過神來之後,劉文昌一家首先就懷疑是不是藥物存在問題。當他們仔細查看藥物的時候,竟然發現上面既沒有中文標誌,也沒有中文批號、更沒有中文說明,明顯的就是一款三無產品。
  大量水貂的死亡,讓劉文昌損失不少。“這個貂是從大連調的種,是短毛的,都訂好了,連種加賣的話現在市場價也得三十多萬了,本身今年行情不好,還賠錢,連飼料費都不夠,喂的還投不過本來,本身這個價就賠錢,這還賣不成錢,這麼一弄直接損失大了,貂種人家不敢要了,拿的押金人家還想要回去,全死了,賣沒賣了,俺哪有分錢啊,賣飼料的經常來要錢,堵著門,我尋思尋思真是沒有活路了,我貸的款九月二十四號到期。”
  水貂大量死亡 反映情況遲遲得不到解決
  那麼,劉文昌養殖的八百多只水貂一夜之間大面積死亡,到底與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開具的藥物有沒有關係呢?劉文昌的妻子說,自從貂死亡後,她也多次聯繫過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的工作人員,但是對方一直說在化驗,始終沒有給出答覆。為了詢問事情的記者,她再次撥打了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工作人員的電話。
  工作人員表示,“中毒有好多種,並不一定都是藥物中毒。那我們沒喂藥的時候沒死啊,你這樣說不過去啊,一死七八百 六七百,就是老鼠藥也沒有這麼毒啊!”
  安丘市興安街道的劉文昌養殖的水貂一夜之間死亡八百多只,他懷疑是使用了三無藥品的原因,而藥物生產廠家——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聲稱,死亡原因正在化驗中,暫時不能答覆。在採訪中記者瞭解到,除了劉文昌一家,周邊有不少養貂戶都是因為使用了不同廠家的三無藥品導致水貂大量死亡,甚至全部死亡。
  安丘市興安街道養貂戶表示,“八月二十號從崔傳文那裡購買的治療肺炎的藥,二十號下午五點喂食的時候加入,二十一號下午三點開始發現健壯的公貂死亡,我打電話給崔傳文,他過來看了看,說是肺炎反覆,藥物中毒,沒辦法治療,急匆匆的走了,傍晚開始大批的死亡 2450一共養了一千九百多只,喂藥的是一千六百多,還剩下二百來只,一千二是一晚上死的,後來還繼續死。”
  養貂戶告訴記者,他們的貂死亡後,他們都在第一時間選擇了向相關部門反映情況,但是同樣都是至今遲遲沒有得到解決。
  “我二十二號的晚上報的案,二十三號上派出所做的筆錄,二十八號我上治安大隊詢問,說是此案轉給畜牧局處理,我幾次去畜牧局詢問,說是給處理,但是人找不著。”如果按照養殖戶所說,他們養殖的水貂死亡是因為使用了不同廠家的藥品,那麼,當地的畜牧部門又該如何處理呢?為何多次反映遲遲沒有任何消息呢?隨後,記者跟隨多名養殖戶來到了安丘市畜牧局瞭解情況。
  問題得不到解決 養殖戶很無奈
  安丘市畜牧局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已對藥戶進行處罰,但農戶的損失需要上法院起訴,走法律程序。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按照我國現行的法律規定,他們只能對售賣三無藥品的人員進行行政處罰。而養貂戶想要輓回損失,只能走法律途徑。對於諸城市毛皮動物疾病研究所售賣的三無藥品,因為牽涉到屬地管理的問題,他們只能向上一級的部門進行反映。
  “現在找一個證據,是不是這個藥導致貂死亡。這個很難弄,我們也很著急這個事兒,找不出來。現在全國獸醫界沒有這麼一家鑒定機構。”養殖戶很無奈。
  如果按照畜牧局工作人員的說法,全國沒有一家鑒定機構可以出具權威報告,那麼,水貂死亡的真正原因似乎永遠無法解開。而無法證明水貂的死亡原因,養殖戶的巨額損失難道只能聽天命,認倒霉嗎?對於事情的進展,記者將繼續追蹤報道。(視頻來源:山東廣播電視臺公共頻道《真相力量》 原標題  (原標題:濰坊安丘千隻水貂一夜死亡 無人負責養殖戶損失慘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qapnnruibo 的頭像
wqapnnruibo

周杰倫

wqapnnru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