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山水句容”論壇出現一則題為《句容:飲用水水源地面臨污染》的帖子,反映當地一處飲用水水源地長期遭受化工廠污染,卻無人管理。該帖引起了句容市檢察院的關註,半年多來,在環境保護執法及相關專項資金審批環節接連查處9起職務犯罪案,涉及環保、發改委、財政等部門10名公職人員,而在這條貪腐利益鏈背後,是涉嫌套騙1000多萬的國家、省級各項專項補助資金的勾當。
  通訊員 馬晶 汪興東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於英傑
  曝水源污染,牽出環保局監察大隊長受賄
  今年3月23日,“山水句容”論壇出現一則題為《句容:飲用水水源地面臨污染》的帖子,揭露了該市下蜀鎮長江提水站飲用水水源地長期遭受化工廠硫酸污染,多年無人管理的問題,引起強烈反響。同時也引起句容市檢察院的關註,立即指派檢察官與駐鄉鎮檢察室有關人員,會同公安機關趕赴現場拍照取樣,展開聯合調查。
  調查發現,網帖所指的污染現場是通往長江的一條引河,飲用水源地的取水口是利用水泵把水抽到句容北山水庫,供城區居民飲用,而這條引河的上游有20餘家化工企業,如此嚴重的排污行為卻無人監管,是否存在公職人員不作為和權錢交易?
  通過對20餘家化工企業進行全面摸排,檢察官迅速鎖定幾家涉事污染企業,並於今年4月聯合公安、環保部門對部分重點企業走訪調查。然而,調查意外受阻,當辦案人員趕到其中一家化工廠時,工廠排污池已被企業用土掩埋了。
  難道有人通風報信?通過調取該企業負責人方某的通話記錄,辦案人員發現了重大線索:調查之前,方某與句容市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大隊長許某電話聯繫過。另外,今年春節前,方某與許某等多名環保執法人員存在“一長一短”式的通話聯繫,其中一天晚上,該企業有關人員曾送給許某1萬現金及2000元購物卡。
  很快,方某為在日常環境監管、企業排污整改、專項資金申報等方面得到關照,向多名環保執法人員行賄的犯罪事實浮出水面,句容市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大隊長許某、副大隊長趙某相繼落網。
  面對訊問,許某很快交代了自己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為監管企業牟取不正當利益的事實。許某稱,2006年至2014年初,他先後99次非法收受20餘家被監管企業所送財物,合計價值20萬餘元。
  為企業“行方便”,牽出千萬補助資金被騙領
  辦案檢察官發現,在句容環保監察部門,一線執法人員接受監管企業吃請、禮金現象十分普遍,有的甚至與企業結成利益聯盟。
  在利益驅使下,每當出現上級環保部門檢查或司法機關介入調查時,這些拿了錢的執法人員消極應付,甚至“跑風漏氣”,從監管者變成“幫凶”。不過排污企業老闆方某的落網,為偵查撕開了一個大口子。檢察機關除了查明該市環保監察大隊負責人許某、趙某等人的受賄犯罪事實外,還意外發現了一條更大的貪腐利益鏈。
  據方某交代,2013年以來,為了申報太湖流域治理省級專項資金、“五小”企業關閉中央級財政補助資金項目,曾向句容市發改經信委經濟運行科長米某行賄,併在不符合資質的情況下,申領到300餘萬元補貼。
  檢察機關立即將視線轉到環境保護及相關領域專項資金審批環節,順藤摸瓜查實了米某以及句容市科技新城管委會主任王某、句容市發改經信委能源電力科原科長朱某,利用負責轄區關停企業補貼項目申報的職務之便,收受他人賄賂的犯罪事實。初查發現,當地有14家企業未經註銷而騙領國家、省級各類專項補助資金1400餘萬元。目前查證屬實的有6家企業共申報10個項目,騙取國家專項資金合計800餘萬。
  申報材料作假,牽出多個部門人員“分贓”黑幕
  這一環保領域的系列職務犯罪案中,環保監管人員收受賄賂,對企業排污等行為放任不管,隨意延長整改期限,故意減輕處罰或不處罰,或通風報信,而發改經信委、財政等部門公職人員則在申報“五小”企業關停、太湖流域治理等中央、省級專項補貼資金過程中上下其手,公然幫助企業在申報材料上弄虛作假,甚至自己直接偽造項目套取補助,然後從中提取分成、收受賄賂。
  10月23日,句容市人民檢察院對米某以涉嫌受賄罪依法提起公訴。
  而更有甚者,居然自己虛構企業騙領補助資金。此次被查辦的句容市科技新城管委會副主任嚴某,不但收受一些企業的賄賂,居間幫助騙領國家補助資金60萬元,他自己還通過虛構公司、偽造證照、向有關審批人員行賄等手段,騙領補助資金163萬元。9月22日,嚴某職務犯罪一案由句容市檢察院偵查終結並移送審查起訴。而能集詐騙、行賄、受賄、挪用公款四罪於一身,身為公職人員的嚴某也算是創下當地職務犯罪史上一項不光彩的記錄。
  檢察警示
  環保執法、補貼審批成犯罪高發環節
  句容市檢察院成功突破這一環保及相關領域系列案件後,經過深入研判形成《辦理生態環境領域案件專題報告》,認為當前環保監察執法、環保補貼資金審批,已成為生態環境領域犯罪高發、易發的兩大環節。
  “一線執法缺乏監督,自由裁量權較大;專項資金申報初審環節,人為操作空間較大。”辦案檢察官說,環境保護職能分散在環保、發改經信委、農委、國土等多個部門,分管職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交叉或空白問題,彼此缺乏溝通,造成錶面上監管部門不少、大家都能管,實際是大家都不管或管不好的現象。
  2009年起,句容市榮盛防水材料廠未辦理環保審批手續、無污染治理設施即投入生產,後多次被下文要求關停並責令整改,但卻年年順利通過企業年檢,污染行為一直延續到今年4月。
  除了環保監察執法外,環保專項補貼申報尋租空間太大。檢察官說,現在的相關管理規定過於寬泛,而且同時涉及環保、發改委等部門,對項目申報條件、審批、撥付程序以及資金使用的監管途徑、方法、責任主體、追究機制等規定均不夠明確。
  《報告》提出的問題和建議引起鎮江市檢察院以及句容市的高度關註。日前,句容市政府專門出台規定,探索建立環境污染“黑名單”,對有環境污染行為的單位和個人進行重點監管,實行工程項目建設招標等限制準入。  (原標題:環保局大隊長99次受賄當“保護傘”)
創作者介紹

周杰倫

wqapnnru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